Posted on 2019年6月2日

《唐风·扬之水》新解

   历来关于《诗经·唐风》中《扬之水》的解说都认为是晋昭公本事,虽然现在有很人从新的视角去认识,但笔者认为在此时的解释过程中还存在着很大的不足,因此在结合前人观点的基础上对本诗作了新解。 
  关键词诗经;扬之水;爱情 
  中图分类号I2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5-5312(213)2-7-1 
  一、前人对此诗的解释 
  对于《诗经·唐风》中《扬之水》的解释,自古比较一致,那就是将事情与晋昭公联系起来。《毛诗序》说“《扬之水》,刺晋昭公也。昭公分国以封沃,沃盛强,昭公微弱,国人将叛而归沃焉。”《诗集传》说“晋昭侯封其叔父成师于曲沃,是为桓叔。其后沃盛强而晋微弱,国人将叛而归之,故作此诗。”严粲《诗缉》说“时沃有篡宗国之谋,而潘父阴主之,将为内应,而昭公不知。此诗正发潘父之谋。”方玉润的《诗经原始》“讽昭公以备曲沃也。”现代人陈子展在《诗经直解》中也说“《扬之水》,揭露桓公既得封于曲沃,而阴谋叛乱之作。”总之,古今学者论及此诗,见解大概如此。 
  现在也有个别学者指出只是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但我认为他们在一些解释上还存在一些简单地附会现象,例如用一些民俗学的东西来进行附会。我认为,这不是单纯的文学解释,他虽然打破了经学解释的拘束,却将对《诗经》的解释引入了另外一条胡同。例如有的学者将这首诗解作是上古的祓禊风俗青年男女互相泼水相戏,谈情说爱。将扬之水解释成“男女互相泼水”,白石凿凿解释成“相爱之心像洁白的河石一样,已毫无晦讳地坦露与你的面前”明显可笑。 
  二、对此诗的新解 
  笔者认为这是一首简单的描写男女在河边谈情说爱的情诗。 
  现将原诗附录于下 
  扬之水,白石凿凿。素衣朱襮,从子于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扬之水,白石皓皓。素衣朱绣,从子于鹄。既见君子,云何其忧。 
  扬之水,白石粼粼。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 
  “扬之水,白石凿凿”,郑笺将其看作是起兴,认为“激扬之水,激流湍疾,洗去垢浊,使白石凿凿然。兴者,喻桓叔盛强,除民所恶,民得以有礼义也。”我认为此处与其说是起兴,不如说更接近于赋,是对周围环境的一种诗意描写。“扬之水”更接近于《毛诗序》“水之浅而缓者”之意,而白石凿凿,我认为就是简单地在描绘水流中石头的样子。水和石头这两种东西结合起来就是一种诗意,例如威廉巴特勒叶芝的《库尔的野天鹅》一诗中“一池秋水,满是软石”的情景。“素衣朱襮,从子于沃”,笺云绣当为“绡”,绡黼丹朱中衣,中衣以绡黼为领,丹朱为纯也。国人欲进此服,去从桓叔。我认为这是在通过描写衣服来写心仪男子。诗经中经常出现以衣物代表人的情况,如《郑风·子衿》中用“青青子衿”代指男子,《邶风·绿衣》中用“绿兮衣兮,绿衣黄里”代表心爱的姑娘。《郑风·出其东门》也是用“缟衣綦巾”代指心仪的女子。“从子与沃”中的“沃”,自古解释者都将其解释为邑名,即曲沃。我认为这里沃更有可能是一条河的名字,经过翻阅资料春秋时确实有一条叫沃水的河。关于“沃”的含义,《尔雅》在“释水”中说“沃泉悬出。”东汉刘熙的《释名》也解释为“悬出曰沃”。原来“沃”的含义就是指流水自上而下,后引伸出“浇灌”的意思,水沃则土肥,故又有“肥沃”之义。至于“曲沃”的含义,清代《曲沃县志》说“沃水潆回盘旋,是为曲沃。”沃水古称沃、沃泉、降水、佛佛水、天河等等。它发源于降县的降山沸泉,故称降水、沸水,当流经曲沃景明瀑布时,水流汹涌下注,如从天落,故又名沃泉、天河。可见确实存在“沃水”这条河流。“既见君子,云何不乐”,这类句子在诗经中的出现频率还是很高的如既见君子,不我遐弃。(《周南·汝坟》)亦既见之,亦既觏止,我心则悦(《召南·草虫》)既见君子云胡不夷(喜)(《郑风·风雨》)还有从反面证实的,未见君子,忧心钦钦(靡乐、如醉)(《秦风·晨风》)。“鹄”在《毛传》中解释为“曲沃邑也。”马瑞辰云“鹄古通作皋。《(焦氏)易林·否之师》曰‘扬水潜凿,使石洁白,衣素表朱,戏游皋沃。’义本此诗。皋沃即此诗‘从子于沃’‘从子于鹄’也。皋与鹄古同声,皋通作鹄,……皋者,泽也。(《鹤鸣》诗《毛传》‘皋,泽也。’《韩诗》‘九皋,九折之泽。’)《易林》‘游戏皋沃’,《豫》之《大过》又作‘游戏皋泽’,是知沃亦泽也。泽也,皋也,沃也,盖析言则异,散言则通。襄二十五年《左传》‘鸠薮泽,牧湿皋,井衍沃’,此析言也。《鹤鸣传》训皋为泽,《易林》皋沃一作皋泽,此散言也。曲沃本取沃泽之义,故《诗》别称皋、鹄以协韵,《三家诗》从本字作皋,《毛诗》假借作鹄。……《水经注》‘涑水又西南,径左邑县故城南,故曲沃也。晋武公自晋阳徙此,秦改为左邑县,《诗》所谓“从子于鹄”者也。’以鹄与曲沃为一,正与《毛传》合。”虽然马瑞辰的目的是在通过证明鹄就是皋,而皋又和曲沃同义而得出鹄其实与曲沃指的是一个地方的观点。但却为我们供了两个论据,一是鹄古通作皋,二是在《三家诗》本来就是“从子与皋”(《齐诗》确是)。总之,我们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从子于鹄”这句诗便是“从子于皋”的意思,也就是和你一起去水边的意思,这也是非常接近“从子与沃”的。再者,而且想彻底解释这首诗我们还需对最后两句“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进行解释。我认为这里是写女主人公因为各种外界原因,不敢公开和男子的关系。在《将仲子》中不就是写的这种情况吗? 
  所以,我们对这首诗有了一种全新的解释,为了便于理解我将其翻译成现代汉语 
  缓缓的水流淌着,白石鲜明凿凿。白衣红领的男子啊,我和你去沃水边。既然见到君子,有什么不高兴的呢? 
  缓缓地水流淌着,白石美洁皓皓。白衣红领的男子啊,我和你去水边的湿地,既然见到君子,还有什么忧愁的呢? 
  缓缓地水流淌着,白石清澈粼粼。我听到有话,不敢告诉他人。 
  三、结语 
  《诗经》作为一部诗歌总集,它归根到底是在传达人的情感。因此,解释这些诗歌,根据史书简单地附会或者是求之过甚都是不可取的。正确的解读方法是应该站在文学的角度去认识,把它们真正当作诗歌来读。 
  参考文献 
  1(宋)朱熹.诗集传M.南京凤凰出版社,27. 
  2(宋)严粲.诗缉M.长春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5. 
  3(清)方东润.诗经原始M.北京中华书局,1986. 
  4陈子展.诗经直解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83. 
  5高亨.诗经今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9.